南昌-首页

主页 > 房产 > 财经 >

工伤险与肇事赔偿冲突,老规则应该改了

日期:2018-04-15 08:06 来源:未知

工伤险与肇事赔偿冲突,老规则应该改了
  
  一位小学教师刘某上班途中遇车祸身亡,肇事方赔偿刘某家属43万余元。但刘某家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工伤保险理赔时,本应支付64万余元的社保局,却扣除了家属已从肇事方获取的43万余元死亡赔偿金,仅支付21万余元。当地社保部门拿出了两份红头文件撑腰,但当地法院并没有支持社保部门,而是认定该文件违反了上位法。
  
  工伤保险支付要“扣除”肇事方的赔偿,最早是1996年原劳动部公布的《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》里的规定。当时还是市场改革的初期,相关的社会保险、工伤保险刚刚试行。但2003年版《工伤保险条例》取而代之后,类似规定也就没了。可“县官不如现管”,或许在个别官员眼中,国法大不过一纸“批复”。所以,在当地有关部门批复跟上位法存在冲突的背景下,仍沿用了以往的口径。这让一些公民吃了大亏,失去法律赋予他们的“双倍”赔偿权。要知道这些人大多是遭遇车祸不幸的底层劳动者。
  
  这些年,因为工伤被“扣除”的劳动者提起法律诉讼的不少,各地的社保局也吃了不少官司。但为什么就不能及时纠正、废止与现行法律相冲突的红头文件呢?不排除个别社保机构还是抱着本位主义的动机,躺在15年前的文件上“惜保”,借口“法律不如文件好使”。工伤保险背后是遭遇事故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。在这方面,个别的地方红头文件显然应跟上国家法律,而不应拖改革后腿。值得一提的是,近年来,我国立法机关“备案审查制度”的推进蹄疾步稳,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纠正“超生就辞退”等违反上位法的地方立法,彰显了宪法权威。像这种严重滞后于时代的工伤要“扣除”肇事赔偿的规定,显然也该接受备案审查、合宪性的“体检”。简而言之,不能让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,被滞后的地方政府印发的文件和墨守成规式的执行打了折扣。



上一篇:美英法对叙开战,避险再次点燃,下周黄金起飞!
下一篇:没有了